当前位置: 主页 > 演艺经纪 > 锦城艺术宫谢幕四川大剧院登场 还记得那些一起

锦城艺术宫谢幕四川大剧院登场 还记得那些一起

 文章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 时间:2019-01-19 

  成都天府广场东北侧,已经封顶的四川大剧院正在进行最后的装修。今年年中,新落成的大剧院将开门迎客。

  伴随四川大剧院的启航,已经服役近32年的艺术殿堂——锦城艺术宫也将退出历史舞台。近日,艺术宫周边附属建筑已开始拆除。不久之后,艺术宫也将迎来它的谢幕演出。

  从1987年落成至今,坐落在天府广场的锦城艺术宫,是在四川乃至全国闻名的成都文化地标,这里迎来送往的知名艺术家和演出团队不胜枚举,常年精彩不断的演出,浸润着观众心灵,令成都呈现出不一样的文化气质。

  天府广场上,新落成的成都博物馆、四川省图书馆以及四川美术馆庄重大气。相比之下,锦城艺术宫看上去老旧、低矮。但30年前,它可是全国小有名气的明星建筑。

  改革开放后的四川,文化建设成为重要任务之一。彼时的成都,尚无像样的剧场。如何满足群众的文化需求?修建一个功能齐全的大型剧场便提上议事日程。“当时的省政府相关部门极具魄力,将锦城艺术宫的位置放在成都市中心天府广场。”当年全程参与艺术宫筹建的四川大剧院工程技术顾问张放回忆,“大家的想法,就是希望把剧场修在交通便利的地方,方便大家看演出。”

  1982年,锦城艺术宫正式破土动工,1987年落成开业,项目耗资2700万元,由四川省政府和当时的文化部出资兴建。从场馆设计,到后期装修装饰,再到音响设备的配置,锦城艺术宫落成后,迅速成为在全国也小有名气的明星建筑。

  负责锦城艺术宫设计的是西南建筑设计研究院,设计总工程师郑国英。在锦城艺术宫之外,三星堆博物馆、四川省体育馆等多座知名建筑,都出自他的手笔。他的儿子郑勇,现在又担任了四川大剧院的设计任务。在郑勇眼里,“父亲设计的艺术宫算是一座现代风格的建筑。但他在现代风格之外,一楼外的柱廊,汲取了川西吊脚楼的风格,更外层是环绕的水面,让艺术宫更加亲民。这种空间处理方式,在当时习惯于礼堂建筑的背景下,是大胆的创新。”

  艺术宫的装饰装修,也是精益求精。四川美术学院教授江碧波创作了从远古时开始的舞蹈变迁图,以及西部地区各民族经典舞蹈图,17幅壁画成为艺术宫南、北、西侧墙面的主要装饰。时任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的著名雕塑家叶毓山,创作了大型雕塑《蹈》,三个少女舒展的身姿,成为艺术宫大门处的标志性雕塑。

  郑勇说,当时由于国内的花岗岩抛光打磨技术不够成熟,石材就直接从意大利进口;壁画要描金勾勒才更有耀眼的效果,项目组专门向中国银行申请了4两黄金做成金箔。茶色玻璃现在已很普遍,但当时国内还不能生产,也是从比利时进口。14组主要安装在观众休息厅的水晶吊灯华光璀璨,来自澳大利亚;音响设备,更是从美国、英国采购的专业设备中的品牌。

  设计团队付出最多心血的在于建筑声学的呈现上。在舞台演出中,歌剧、交响乐等要求混响时间长,但话剧等就要求混响时间短。锦城艺术宫只有一个厅堂,要同时满足各方面的指标,从建筑上来说很难。当时没有电脑设计软件,设计团队就靠手绘图再计算,完成了声学设计。

  “锦城艺术宫建成以后,是当时国内公认的最好的一批剧院之一,包括东方歌舞团、上海芭蕾舞团等国内知名艺术院团都愿意到四川演出。”张放回忆。原中央乐团(现中国交响乐团)指挥李德伦、著名钢琴家傅聪、盛中国等,都对这里的声学效果表示赞赏。后来,国家的剧场建设规范,就由西南建筑设计研究院为主进行起草,其中很多重要条款就以艺术宫为蓝本。1987年10月,著名作家巴金最后一次回川时曾兴致勃勃参观锦城艺术宫。对家乡有这样一座漂亮的剧场,他欣慰表示“我很高兴”。

  全国闻名的锦城艺术宫,吸引着艺术院团和演员们登台演出。当年红遍西南的笑星李伯清,也感叹自己曾经最大的奢望,就是有朝一日能站上锦城艺术宫的舞台。

  新落成的锦城艺术宫,举办的第一场演出是上海芭蕾舞团的《葛培利亚》。那场演出盛况空前。当年的观众马一梅记忆犹新,“现场坐得满满当当,好多人都穿着正式的中山装、西服,一是经典芭蕾当时在四川还很少见到,再则大家也想感受一下新场馆的高大上。”

  大型演出也紧随而至。张放说,锦城艺术宫开业后承办的第一个大演出是1987年的残疾人义演,“请了很多国内有名的演员。李默然是男主持之一,唱歌的有殷秀梅、程志等。当时演了一二十场,郭峰的那首经典《让世界充满爱》就是晚会主题歌。”

  30多年来,走进锦城艺术宫的有《猫》《大河之舞》《云南映象》《暗恋桃花源》等国内外经典剧目,有傅聪、李云迪、维塔斯、李健、小野丽莎等国内外知名艺术家。演出的火爆场面,给观众和表演者都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2000年,北京人艺经典剧目《茶馆》在锦城艺术宫上演,受到观众的热情追捧。《茶馆》连演4场,最高票价卖到980元一张,仍然一票难求,最后不得不临时加演。那时,大多数成都人的工资还不到1000元。每场演出结束,观众起立久久鼓掌。濮存昕、杨立新、梁冠华等艺术家,受到热烈欢迎。

  杨丽萍,更是锦城艺术宫的老朋友。从《云南映象》开始到《藏谜》以及近年的《十面埋伏》,她的每一部作品开启全国巡演,必来成都,并且无一例外受到热捧。当年锦城艺术宫票房部的工作人员韩老四回忆,“2004年《云南映象》第一次到锦城艺术宫就连演6场,每场票都卖完。后来她有两次演出因为销售太火爆还临时加场,那真的不是炒作,是的确票不够卖,加的场次也很快在一两天内把票卖完了!”

  这样一座上演过无数经典的艺术宫,在李伯清的眼里也无比神圣。2002年,李伯清的散打专场演出登陆锦城艺术宫。演出前他真诚地对媒体说,“以前我到锦江剧场说评书就很满足了,没想到这次可以说进锦城艺术宫!说实话,在四川搞艺术如果不能在锦城艺术宫演出,再咋个也绷不起!”

  从开业之日起,锦城艺术宫就开始探索自收自支,最多时每年承接演出150余场。这些演出在无数观众心中播下艺术的种子,不仅带火成都的话剧市场,成就成都全国话剧第四城的美名,甚至有人的命运因此改变。

  2005年,明星版话剧《雷雨》来到成都。濮存昕、潘虹、蔡国庆、田海蓉、达式常、雷恪生等的加盟,令这部话剧未演先热。但这一次,发生了意外。首场演出当天下午,扮演四凤的田海蓉突然因颈椎病发站不起来,演出取消。按照正常的剧场管理,锦城艺术宫并不愿意放观众入场,以免出现观众砸场的突发事件。但是剧组希望当面求得谅解。当晚大幕拉开,翘首期盼的观众惊讶发现演员们身着便装一字排开站在舞台上,总制作人叶惠贤拿着话筒解释了情况,告之正紧急调来四凤新演员,并表示当晚的演出顺延到两天以后。当然,观众也可以选择退票。张放说,“所有现场工作人员都紧张地等着观众反应。没想到的是,现场开始有人鼓掌,很快,全场观众用热烈掌声表达他们的谅解和对艺术的支持。”此后退票的仅有一位外地观众。回到后台,所有剧组成员一致为成都观众点赞:今天的明星是台下的观众!

  张放说,基本上从那时起,四川观众热爱话剧、懂话剧,成都话剧市场有深厚观众基础的口碑,就在全国话剧圈渐渐传开。孟京辉的《恋爱的犀牛》《琥珀》,赖声川的《暗恋桃花源》,陈佩斯的《阳台》以及刘晓庆的《金大班的最后一夜》等作品,都纷纷应邀登台锦城艺术宫。

  一部部经典的轮番登台,也在观众心中撒下艺术的种子。成都观众刘露的网名叫“琥珀”,她观看的第一部线年由刘烨、袁泉在锦城艺术宫主演的话剧《琥珀》。从此,这位在企业干会计的女子,迷恋上舞台艺术,“那种演员在舞台上释放的热情和张力令人着迷。”刘露说。观众陈黎黎则对话剧的经典台词无比迷恋,“像‘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,可是我决定不忘掉。’这些话太美了,它们丰满着我的人生。”此外,芭蕾《天鹅湖》《胡桃夹子》,各种交响音乐会,都在影响着成都人的文化消费习惯。至今,很多人在岁末买票看一场芭蕾《天鹅湖》,已成为过年的一种仪式。

  在锦城艺术宫登台演出的人,有的还因此改变人生轨迹。成都华宇春秋传媒公司总经理闫宇22年前还只是重庆一个乐队的贝斯手,一个偶然机会,他所在的乐队应邀来蓉,在锦城艺术宫演出。“我们以前大多在夜场或者学校演出,到这么高档的艺术殿堂表演,大家都很兴奋。”正是因为这场演出的忘我投入,乐队吸引了台下一位演出经纪的注意,邀请他们到成都发展。乐队主唱廖健此后转型,成为著名巴蜀笑星,闫宇后来也成为成都演艺圈知名经纪人,“锦城艺术宫的那场演出,就是我的人生转折点。”闫宇说。

  如今,随着四川大剧院即将开放,锦城艺术宫也将拆除。不过,锦城艺术宫的部分文化元素,还会在四川大剧院延续。郑勇介绍,原艺术宫的壁画,将挑选三四幅镶嵌在大剧院的墙面。此外,叶毓山的雕塑也正考虑放在剧院外的位置。

  成都天府广场东北侧,已经封顶的四川大剧院正在进行最后的装修。”30多年来,走进锦城艺术宫的有《猫》《大河之舞》《云南映象》《暗恋桃花源》等国内外经典剧目,有傅聪、李云迪、维塔斯、李健、小野丽莎等国内外知名艺术家。

版权所有:金投热点网 电话: 邮编:
地址: E-MAIL: ICP备案: